信有明天:   節目簡介  |   人物介紹  |   每集劇情  |   節目預告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
第1集 (播映日期 : 7月7日)

文秀仁犯下貪污罪被法院判刑兩年,監獄負責人領著秀仁來到一個牢房,房中有三個女人,年紀最大的叫沈福女,她在監獄已經渡過了30年,另一個中年女人叫孫鳳琴,和一個較年輕的叫徐美吾。一年前,秀仁的老公馬道賢發生意外離世,她含淚來到道賢的靈堂默哀。道賢父親馬泰山在親人陪同下趕到,秀仁上前問候,但泰山一聲不響便轉身離去,原來泰山跟本就不當秀仁是他的媳婦。福女假釋外出,但面對30年後現代社會的先進科技,一時不知所措。

第2集 (播映日期 : 7月8日)

沈福女在朴義文陪伴下來到30年前居住地方,看見當日所種下的樹苗現已長成了大樹,忽然走到樹下挖掘。馬道賢的媽媽福丹心因患病而記憶混亂,她根本就不知兒子的離世。文秀仁回家服侍丹心,馬泰山卻冷淡地叫秀仁在辦理好道賢的事情後便要離家。秀仁暈倒,南佑錫看見便把她抱到急症處。佑錫5歲的女兒南星覺得秀仁很像她媽媽,嚷著要給秀仁看照片,不過秀仁卻把她推開。徐美吾雖然懷著道鎮的孩子,但不準許他們結婚,因此車夢蘭帶著道鎮與她見面商討處理方法。

第3集 (播映日期 : 7月9日)

孫鳳琴返回公司時,見到有警察來調查自己關於違反食品絛列,便立即轉身狂奔。南佑錫得到一張舊照,只見相中的自己被另一女子牽著手,但那女子的部份已被撕掉,佑錫很想知道那女子是誰,於是打算向孤兒院院長查問。佑錫是神話集團的助學生,馬珠熙提出找他當神話的麵包師,讓他可以做自己喜歡的料理,也可以成為神話人。佑錫與秀仁分別來到療養院,可是大家都因失望而走到海邊解悶,秀仁拿著道賢留給她的戒指在思念時,卻不小心把戒指掉進了海裡。

第4集 (播映日期 : 7月10日)

馬泰山急急在全家人面前宣佈文秀仁成為神話的新主人,但沒有一個家人同意,馬珠蘭更在就職禮上耍酒瘋當眾指罵秀仁不稱職。馬道鎮要求徐美吾把胎兒打掉,美吾不肯。假釋審查會上,沈福女不想被假釋,故意說自己對坐監一事仍有怨恨,若被放監,會找冤枉她的人算帳。秀仁開始在神話集團上班,泰山叫她不要那麼拚命,只需按著他的指示做便可。泰山又要求秀仁在一份文件上簽字。

第5集 (播映日期:7月13日)

文秀仁因涉嫌炒作股價被扣押調查,馬泰山沒有為此而擔憂,反而悠閒的喝著茶。馬珠熙見狀明白到泰山一開始便想讓秀仁當代罪羔羊,感到十分可怕。道馬鎮帶著徐美吾去醫院要她打掉孩子,但當美吾正準備手術時突然害喜。剎那間,美吾改變決定。泰山以秀仁被警方調查而導致股價下趺為理由,對秀仁說只有把股份轉回給公司,才能阻止股價繼續下跌,秀仁信以為真便簽署了。美吾被迫遷,當她知道原因後,便跑去找道鎮理論,怎料反被道鎮侮辱一番,情緒激動下誤傷道鎮。

第6集 (播映日期:7月14日)

司機卓月翰誤會孫鳳琴是小富婆,本想與她交往,怎料此時鳳琴卻因違返了食品條例,被警察抓了去調查。在拘留所內的文秀仁,想起調查員的話和車夢蘭曾經警告自己不應太容易相信別人,開始感覺到整件事實在不對勁。馬珠熙酒後吐心聲,告訴南佑錫全家人一起把那個全不知情、並且單純的秀仁推下懸崖,佑錫全不明白。法院內,秀仁因罪名成立,判入教導所兩年,秀仁明白到從一開始馬家所有人就在陷害她,她決定要向他們報復。

第7集 (播映日期:7月15日)

轉眼間,徐美吾的兒子已一歲多,由於孩子滿 18 個月便要離開教導所,面對兒子即將離開自己身邊,美吾既擔心又傷心。南佑錫又收到一封匿名信,內容是叫他送些麵包到希望保育院,也許在那裡會幫他尋回一些失去的記憶。文秀仁在教導所被金英玉欺負,沈福女和孫鳳琴看不過眼趕緊幫忙,最後大家因鬧事被安排上麵包課作為處罰。南佑錫第一天來到教導所授課,怎料一進課室,便被秀仁將整盆麵粉倒在頭上,他只好苦笑並當作是一種歡迎儀式。此時,他還認出了秀仁。

第8集 (播映日期:7月16日)

徐美吾的爸爸因病去世,美吾非常傷心,同時美吾之兒子因即將滿18個月而不能再留在教導所,孫鳳琴及沈福女更擔心孩子會無人照料。福女警告金英玉,若再欺凌她的朋友,就把當年英玉想偷她家房契的事說出來,而英玉亦好奇福女為何會謀殺丈夫。朴義文收到福女從教導所寄來的包裹,原來是福女為他織了一件十分合身毛衣,非常高興。南佑錫接南星放學,發現她悶悶不樂,細問下原來南星擔心馬珠熙會成為自己的新媽媽,佑錫安慰她說珠熙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第9集 (播映日期:7月17日)

馬珠熙的更新方案被公司採納,即利用教導所的犯人們幫自己工廠做麵包。文秀仁、沈福女還有孫鳳琴都來到工廠,怎料卻遇上馬泰山一行人來參觀這個合作項目。徐美吾因兒子被送往保育院非常傷心,福女安慰她說比起四面是牆的教導所,保育院更適合孩子。鳳琴告知南佑錫,秀仁因犯規被關在獨立房,佑錫於是帶了在課堂上做好的牛角包給秀仁,並加以安慰。馬珠蘭偷情被偷拍,泰山看見報導後大發雷霆,朴元宰讓著離婚,但被泰山責罵應負上責任,元宰離家。

第10集 (播映日期:7月20日)

朴義文為了迎接沈福女的出獄,特地裝修房間準備給她住,南星知道後表現得相當興奮。福女要出獄了,同房的孫鳳琴、文秀仁及徐美吾都依依不捨,雖然沒有血緣關係,但福女都把她們當成自己的女兒。朴元宰去教導所見秀仁,表示希望與秀仁合力一起打倒神話集團,怎料秀仁拒絕,並表示要靠自己的力量去報仇。元宰往見馬泰山,說明自己手上有證實秀仁被陷害的資料,泰山聽見後沒有半點驚訝,只淡淡的問元宰是否想跟自己做交易。

第11集 (播映日期:7月21日)

秀仁決定今年內考取麵包師資格證,於是請佑錫指導,但佑錫鑒於秀仁曾經拿麵包扔會長一事,覺得秀仁沒有資格成為麵包師,除非她願意寫悔過書。福女往找夢蘭,夢蘭解釋之前沒有相認是因為太多人在場不方便,福女告知在教導所認識了秀仁,反問馬家怎會讓秀仁頂罪,又問夢蘭怎麼會跟泰山結婚,因她當時跟別人已達談婚論嫁階段。秀仁、美吾、鳳琴三人一起出獄,三姐妹約好在這個月底在長途巴士站見面,送走了鳳琴和美吾,秀仁不知道該去哪裡。

第12集 (播映日期:7月22日)

秀仁回馬家取物品,同時跟大奶奶道別,怎料大奶奶讓著要跟她一起走,想起馬家怎麼樣的待她,秀仁只有安慰自己要忘記過去,重新過日子。秀仁出外找工作,遇到一個急需助手的麵包店社長,社長決定聘用有前科的秀仁,還把廚房旁邊的房間給她住。美吾想起自己跟夢蘭的協議,只要自己離開韓國,不見道鎮,夢蘭便答應照顧自己生病的父親。泰山找來秀仁,打算給她一筆錢,但秀仁拒絕,表示只想得到泰山真心的道歉,請求饒恕。

第13集 (播映日期:7月23日)

佑錫在神話門口看見秀仁,本想追上她,但秀仁先一步坐上了公車。佑錫吃了福女做的麵包,大讚好吃,能得到老師的肯定,福女很開心。在保育院內,夢蘭發現了美吾及其兒子,夢蘭要他們按協議離開韓國,但美吾拒絕。秀仁往找新的居住地方,社長知道後很生氣,對秀仁大發雷霆。終於到了月翰跟鳳琴約定見面的時間,鳳琴刻意打扮自己,而月翰更藉詞把夢蘭的車開回去,月翰又給了鳳琴自己的電話號碼,說是屬於他的專線號碼,而之前所用的則是商務電話。

第14集 (播映日期:7月24日)

晚上,醉酒後的社長跑進秀仁房間跟她表白,還想非禮她,秀仁驚慌下打暈了社長,秀仁趕緊把社長送進了醫院,可是醒來後的社長竟誣陷秀仁想偷錢,於是秀仁又被抓去調查。佑錫知道後,跑去醫院讓社長取消訴狀,怎料社長要求一千萬的現金作補償。鳳琴得知秀仁出事後,與福女、義文一起走到社長的麵包店,偷偷拿出了閉路電視所拍得的影片。佑錫拿了一千萬給社長,並要他在協議書上簽字,正準備走時,鳳琴和福女等人拿著影片來到。

第15集 (播映日期:7月27日)

泰山決定把佑錫轉為本社的職員以平息工廠工人的不滿,由於情況確實緊迫,佑錫只好接受,但元宰對此安排卻擔心會影響自己的地位。夢蘭拿出一張照片,若有所思,並把照片放進信封裡讓月翰幫忙寄出。秀仁、福女、鳳琴還有美吾帶著光仔終於在約定的地點見面,大家非常開心,卻又開始擔心未來的居住等問題。義文見福女等四人都來到家門口,特地邀她們在家裡吃飯,聽到秀仁和美吾沒地方住,義文便向佑錫提議讓秀仁和美吾跟他們住一段時間。

第16集 (播映日期:7月28日)

美吾經朋友介紹到咖啡店應徵,怎料遇上道鎮,雖被責罵貪婪,美吾仍沒有把事實告知。秀仁去應聘,起初沒有說出自己的背景,社長讓她上班,但秀仁深思過後,認為自己不應作出欺騙,於是回頭告知社長自己的麵包師資格證是在教導所時考取,就因此失去了工作。月翰帶著鳳琴來到馬家別墅,並為她準備了很多驚喜,還求了婚,就在此時,道鎮卻來到別墅。佑錫又收到一封沒有署名的信,內裡還有一張照片,信的內容寫著希望能幫佑錫找回記憶。

第17集 (播映日期:7月29日)

福女及秀仁一起去參加比賽,她們以製作魔法豆粉麵包拿到了大獎,獲取獎金一千萬。泰山給珠蘭一份神話麵包店的合約書,珠蘭非常高興,但夢蘭卻覺得泰山另有打算。秀仁找工作一無所獲,知道不能執著於麵包店,剛巧看見路邊的餐飲車,決定也照樣做,雖然福女和義文都擔心此工作對她太辛苦,但佑錫卻覺得秀仁還年輕可以挑戰一下。鳳琴對月翰很失望,因為她不明眼中的神話集團小兒子怎會對自己那麼吝嗇,而月翰亦不明鳳琴為何對自己變得那麼冷淡。

第18集 (播映日期:7月30日)

褔女帶著光仔找泰山,怎料泰山沒有任何問候,只給予一筆錢,當褔女告知小光的真正身份,泰山竟大發脾氣,讓著要他們立刻離開。佑錫陪同秀仁去購買麵包店所需要的工具,又帶她去到一個裝飾得非常漂亮的地方,大家說起往事才知道兩人有很多相像的背景。珠熙看見佑錫帶著花束離開,好奇下跟蹤著他,竟發現佑錫和秀仁在一起,珠熙又來到洗衣店,看見了佑錫和秀仁等一起的合照,還從福女口中得知秀仁等在教導所是跟佑錫上麵包課,十分吃驚。

第19集 (播映日期:7月31日)

夢蘭責罵褔女多管閒事,不應該帶光仔往見泰山,褔女卻表示自己沒有錯,不明夢蘭為何變得這樣無情和惡毒。秀仁的餐飲車因妨礙通行被舉報,兩天賺到的錢都拿去交罰款,只好重新找地方,卻正好是珠蘭的麵包店旁。夢蘭無意發現道鎮和美吾在一起,於是警告美吾不可再動搖,因他過幾天就要訂婚,若果道鎮知道光仔的存在,美吾就不能再撫養光仔了。鳳琴和月翰在反加租集會上發現了彼此,才知道大家都在欺騙對方,鳳琴還退回那枚戒指。

第20集 (播映日期:8月3日)

鳳琴告知美吾,看見道鎮走到乾洗店附近,似是來找美吾。談話間,鳳琴意識到光仔便是道鎮的兒子,秀仁於是請鳳琴保密。珠熙問佑錫是否喜歡秀仁,佑錫直認不諱,還說自己兩年前遇見秀仁,到最近才知道自己喜歡她,珠熙無法接受。珠蘭的職員本來就不適,怎料珠蘭安排此職員去秀仁處買多士,打算藉此加害秀仁。秀仁受到顧客邀約,佑錫剛好看見,感到十分不爽,於是責罵秀仁應該馬上拒絕,不應再跟他們聊天,兩人因此事吵了起來。

第21集 (播映日期:8月4日)

警方寄了一封信給秀仁,內容是秀仁違反了食品衛生法例,要求會面了解事件。秀仁等人遇到珠蘭,對方竟知道自己被警方查問食物衛生問題,於是想到事件很有可能是珠蘭惹出來的,於是四人到處找證據。道鎮向夢蘭表示,覺得自己毀了美吾的人生,若美吾沒有遇上自己,很可能美吾已經是一名模特兒,不需要在路邊賣多士,因此感到很內疚。英玉給福女打電話,質問她為何沒有到教導所探望自己,又告知福女很快可在外見面,福女不明其意。

第22集 (播映日期:8月5日)

珠蘭刻意向秀仁買多士,又說秀仁從珠熙搶走了佑錫,秀仁不明怎樣引起誤會。泰山不想把公司交給道鎮,一心想撮合珠熙與佑錫,讓他們繼承公司,突然聽到佑錫跟秀仁一起,立即找珠熙確認。英玉出獄了,帶著彩票前去兌獎,她中的可是一等獎。福女正準備出門往去教導所看望英玉之際,卻見到一身貴氣的英玉來到面前。道鎮要訂婚了,美吾感到悶悶不樂,秀仁提醒美吾或許在訂婚前應該跟道鎮見一面的,但美吾表示沒有用了。

第23集 (播映日期:8月6日)

訂婚儀式上,道鎮很低落,想著的全是美吾,還很傷心的哭了起來。道鎮從月翰口中得知美吾跟秀仁是在教導所相識,便明白到美吾根本就沒有去留學,是夢蘭在說謊。佑鍚教秀仁做多士時,本準備將一個髮夾送給秀仁,此時秀仁卻說起珠熙誤會他們兩人的關係,佑錫對此很生氣,覺得秀仁完全不明自己的心意。道鎮帶著丹心前來看秀仁,丹心看見秀仁十分興奮,而道鎮其實是找借口見美吾,美吾沒想到道鎮知道了她被判入教導所的事實。

第24集 (播映日期:8月7日)

福女見到丹心,甚為激動,說自己便是振宇的媽媽,又問丹心能否想起當年家裡起火之事,還有院子後面大樹下埋的東西,但丹心未曾回答卻突然病發。每天佑錫都是吃秀仁做的多土當晚飯,如今整日不見佑錫的秀仁便關心的問候一下佑錫,怎料佑錫故意跟秀仁講了些賭氣說話,另秀仁也生氣起來。英玉吃了秀仁做的多士,覺得非常美味,表示多士是她出獄後所吃的東西中最好的,還說要給秀仁開家麵包店,秀仁半信半疑。

第25集 (播映日期:8月10日)

佑錫做了兩個蛋糕,其中一個是給家人一起吃,福女建議將另一個拿來跟秀仁表白。佑錫拿著蛋糕來到餐車,看見秀仁跟客人暢談甚歡,客人更約秀仁一起吃午餐,佑錫很生氣,還向那位客人動手,連蛋糕都掉了。珠蘭雇人把秀仁的餐車處理掉,餐車不見了,秀仁方寸大亂。佑錫看見秀仁跟之前在餐車前認識的客人一起吃飯,非常生氣,硬把秀仁拉走並跟她表示自己已愛上她,秀仁一時不知所措。珠蘭在商場內看見道鎮的未婚妻帶著一小孩找育嬰室,覺得很可疑。

第26集 (播映日期:8月11日)

秀仁懷疑失車是珠蘭所為,於是找珠蘭質問,但珠蘭極力否認,又要她拿出證據。食早餐時,佑錫聽到義文講起失車一事,才知道秀仁的餐車不見了,秀仁便將整件事告知,兩人的誤會亦解開。道鎮在門外等候美吾,福女讓他進家裡,道鎮還跟光仔一起玩,福女沒有講出他們的關係,只指出道鎮已經訂了婚,就不應再走到前女友的家。珠熙打算將一間神話糕點鋪送給秀仁,但秀仁拒絕,珠熙質疑秀仁此舉是想博取佑錫的同情,此時佑錫突然出現。

第27集 (播映日期:8月12日)

秀仁整夜沒睡坐在廚房內,福女看見十分擔心,美吾告知秀仁跟佑錫似乎有點奇怪。丹心突然叫泰山躲起來,免得被振宇媽媽找到,泰山則說自己沒有錯,又要丹心清醒一點,一切都是振宇媽媽策劃的。秀仁和美吾求英玉給她們投資開店舖,可是英玉卻要福女下跪跟她道歉方會考慮。佑錫來到孤兒院教小朋友做麵包,夢蘭故意讓佑錫幫忙掛照片,佑錫發現他小時候的照片就掛了在牆上,不知一起拍照的男人是誰,於是帶著照片問院長。

第28集 (播映日期:8月13日)

秀仁她們的魔法麵包店開業了,顧客對她的麵包評價很高,生意不錯。佑錫接到來電內容說到烏龜堂的資料,泰山在旁聽到就問佑錫是否在尋人,佑錫告知是在找小時候的記憶。珠熙來到麵包店,竟然向秀仁下跪道歉,又說秀仁不能幫助佑錫,只會拖累他,要她離開佑錫。道鎮偷偷看著美吾派發麵包店的傳單,又聽到美吾講電話的內容,誤會美吾有了新男朋友,於是跟美吾吵起來。秀仁知道佑錫一個人去喝酒,相信他是為了自己而傷心,心裡很自責。

第29集 (播映日期:8月14日)

秀仁遲了起床,慌忙下跑回麵包店,卻見到佑錫已在做麵包,十分驚訝亦感激佑錫的幫忙。泰山知道佑錫可能是南振宇,那就是在養虎為患,為了確定佑錫的身份,便決定叫元宰將佑錫在孤兒院取走的照片找來。珠蘭終證實道鎮的未婚妻未婚產子一事,於是拿著證據走到夢蘭、道鎮等人面前公開,夢蘭被氣得當場暈倒。珠蘭知道秀仁開了麵包店,特地走到店舖前,告訴前來買麵包的顧客,她們四人都曾經在教導所服刑,曾犯各式各樣的罪行,把顧客

第30集 (播映日期:8月17日)

南星將秀仁讓她帶回來的麵包給了佑錫,佑錫很開心,還以為是秀仁特別給自己準備的。元宰打聽到,佑錫找到了關於前居住地的一些資料,並將與知情人士見面,泰山為了阻止他們見面,馬上派佑錫去海外公幹數天。秀仁一早到麵包店,卻發現店外都貼上寫著她們從教導所出來的字條,鳳琴估計是珠蘭散播消息。佑錫坐的航機在降落時發生意外,佑錫被送進醫院,秀仁得悉後慌忙跑去醫院,看見一個全身纏滿紗布的病人誤以為是佑錫,於是傷心地跟他表白。

第31集 (播映日期:8月18日)

道鎮興奮地告訴美吾自己的婚事已告吹,還約美吾晚上見面,只是美吾反應泠淡。英玉請佑錫幫忙同意自己跟義文結婚,怎料佑錫心裡義文的結婚對象卻是福女,英玉不滿地離開。道鎮的未婚妻要求道鎮不可取消婚約,但遭到拒絕,道鎮更警告她不要再來找自己,未婚妻很氣憤,激動地講出美吾沒有把孩子打掉而是在教導所生下了孩子的事實。道鎮氣沖沖回家收拾行李,表示不想做夢蘭的兒子,因為夢蘭欺騙了他,又把無辜的美吾關進教導所。

第32集 (播映日期:8月19日)

泰山看見夢蘭及佑錫一起在孤兒院與小朋友的合照,夢蘭解釋當日找佑錫教小朋友做麵包的慈善活動,但泰山感到有點奇怪。秀仁一直稱呼佑錫為老師,佑錫覺得大家都決定正式交往,希望秀仁改口喚他的名字,但秀仁沒有即時答應。佑錫對珠熙表示,自己跟秀仁已確認對方為交往對象,珠熙十分憤怒,感到秀仁在作弄她。道鎮跪在福女面前,求給自己一次機會,又發誓不管發生甚麼事,他都會守護美吾和光仔,大家都勸美吾相信道鎮一次。

第33集 (播映日期:8月20日)

道鎮正式帶美吾及光仔回家見泰山夫婦,求他們同意其婚事,但遇到反對,泰山更表示若道鎮堅持,便與他脫離關係。曾在烏龜堂麵包店工作的員工因看到佑錫在網上的留言便聯繫佑錫,與此同時也約了福女見面,但約會又被元宰阻撓。英玉因被發現偷了福女的信件而感到很恥辱,因此躺在床上裝病,義文卻帶了之前的相親對象來問候,令她很生氣。佑錫在尋找自己的回憶一事上又遇到波折,非常失望,秀仁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佑錫,佑錫直接抱住秀仁,還深情擁吻。

第34集 (播映日期:8月21日)

由於謠言影響了麵包店的銷量,秀仁等拿著賣不去的麵包送到老人院等,雖然賺不到錢,大家卻非常開心。道鎮跟美吾去做婚姻申報,他們請月翰和鳳琴兩人當證人,但美吾明白到若夢蘭知道他們登記結婚,肯定會很傷心,勸道鎮三思,但道鎮已經決定。夢蘭質問福女為何讓道鎮跟美吾去登記結婚,福女表示知道兩人是真心相愛的。元宰查出當年推薦佑錫作為神話集團獎學金的人便是夢蘭,泰出知道這個事實後,故意在夢蘭面前表示佑錫就是南鎮宇,夢蘭還假裝很吃驚。

第35集 (播映日期:8月24日)

為了向珠蘭報復,英玉與鳳琴向月翰查問關於珠蘭的資料,只是月翰要求她們給予報酬才肯提供。元宰向月翰查問夢蘭的行蹤,更要求取走行車紀錄,月翰有點驚訝。泰山決定將佑錫安排到越南分公司工作,佑錫很為難,問秀仁自己如果沒有工作,可否到麵包店上班。道鎮表示知道夢蘭不愛泰山,勸她離開馬家,但夢蘭卻說道鎮應放棄美吾,否則便失去所有。秀仁發現網上留言的人是佑錫,於是趕緊跟烏龜堂前員工聯絡,找他確認舊照內的人物是誰。

第36集 (播映日期:8月25日)

佑錫無法相信福女就是自己的母親,懷疑秀仁有甚麼證據,秀仁只讓佑錫趕緊往春川見烏龜堂前員工。夢蘭問福女當年把甚麼埋在樹下,但福女表示不清楚,只肯定是重要文件。泰山叫道鎮和夢蘭母子一起來公司,夢蘭滿心歡喜認為是泰山讓道鎮返公司工作,怎料泰山是要道鎮簽署將公司股份轉讓回公司的同意書。珠熙原本認為佑錫辭職是因為泰山將他調往越南,怎料佑錫表示主要原因還是因為秀仁,讓自己跟珠熙的相處感到負擔,還有泰山曾誣陷秀仁等,珠熙很難受。

第37集 (播映日期:8月26日)

佑錫問泰山為甚麼向烏龜堂前員工說謊,泰山騙他是為了讓他忘記傷心事,還說自己一直助養佑錫,佑錫信以為真。夢蘭來到院子,想起之前見丹心坐在缸邊站崗,終於在缸內找到丹心一直在找的枕頭,更在枕頭內發現三十年前的文件。元宰告訴泰山當年救了振宇的人正是夢蘭,泰山非常憤怒,質問夢蘭,更狠狠的給了她一巴掌,夢蘭亦不再隱藏,說出自己要為李相佑討債。佑錫走進麵包店,聽見當年掛在烏龜堂門上的風鈴發出之聲音,突然腦海浮現一些兒時的零碎片段。

第38集 (播映日期:8月27日)

道鎮離家後一直找不到工作,剛巧聽到月翰想推掉朋友找代理司機的請求,便自薦出任。夢蘭離開馬家後暫住酒店,回想起泰山當年對自己所做的,決定要血債血償,開始計劃擊倒泰山。佑錫問泰山神話集團的前身是否烏龜堂,泰山否認,又指烏龜堂當年經營不善致倒閉,神話集團是利用自己的資金成立的。晚上,大家都齊集在家,正當大家都在估計佑錫是宣佈與秀仁結婚,佑錫卻突然給福女行大禮,表示自己就是振宇,福女一時難以相信。

第39集 (播映日期:8月28日)

道鎮問夢蘭為何突然起訴泰山,夢蘭只說是為了一個承諾,卻沒有講明原因,只叮囑道鎮要一起把神話集團奪回。佑錫問福女三十年前的那個晚發生了甚麼事,福女又怎麼會成為殺人犯,福女表示自己亦不清楚,但肯定自己沒有殺人,佑錫說自己相信她,並且一定會查明真相。佑錫與福女探望泰山,感謝他對佑錫的資助,又說他們將前往春川試試能否找回一些記憶,泰山聽到欣然點頭,心裡卻開始擔憂。

第40集 (播映日期:8月31日)

佑錫看著烤番薯的火,突然想起了小時候他遭遇火災的事,可是並不是全部,而是一小部分。英玉叫家人不要回家讓出一段時間,她本想與義文一起進餐,怎料義文卻叫來那個之前跟自己相親的對象,英玉十分生氣。神話的股東大會即將召開,泰山為了確保有足夠票數使自己繼續成為會長,叫元宰四出找股東支持自己。佑錫回春川之行,讓他知道一些父親當年經營麵包店時的資料,於是決定見夢蘭並要求她證明那些三十年前的文件之真確性,夢蘭一口答應。

第41集 (播映日期:9月1日)

廣告公司看見麵包店宣傳單張上的美吾,覺得她適合公司的一個化妝品廣告,於是找美吾試鏡,但道鎮不同意。鳳琴準備搬離考生宿舍跟隨那個社長,怎料社長妻子出現,並指罵鳳琴勾引其丈夫,幸得月翰助她解圍。佑錫為之前的誤會正式向秀仁道歉,還拿出戒指向秀仁求婚,更說有了戒指他們就永遠在一起。佑錫確認了三十年前的文件後,問泰山是否與自己父親之死有關,泰山否認。馬道賢原來在當日發生意外後並沒有死亡,還漸漸清醒過來。

第42集 (播映日期:9月2日)

為了找出當年事故的始末,佑鍚決定向地方檢察局索取當年的資料。由於珠蘭曾經得罪了殷夫人及其女兒,導致殷會長最後改變主意,不再委任泰山為神話的會長,泰山非常生氣。月翰的妹妹要結婚了,他請鳳琴扮演自己的妻子陪他一起出席,起初鳳琴不願意,但最後還是答應。夢蘭和室長來到別墅,確定已經昏迷兩年的道賢恢復意識,醫生建議將他送往首爾醫院繼續診治。

第43集 (播映日期:9月3日)

原來兩年前,夢蘭懇求道賢寫下不公開道鎮身份的確認書,使道賢沒有坐上那架墜落的直昇機,可是在開車途中發生了車禍而昏迷。泰山知道夢蘭所做的事後把她找來,並表示願意跟她做交易,但夢蘭則指出即使要自己坐監,也要為相佑報仇。夢蘭生日當天,美吾特地為她煮了海帶湯,夢蘭口中說美吾此舉多餘,最後還是收下。福女對佑錫說自己不想再追究三十年前的事,應該向前望,不再被以前的事困擾,但佑錫表示自己曾對亡父承諾一定要把事件揭開。

第44集 (播映日期:9月4日)

秀仁去醫院見到了道賢,沒想到他還真的活著,道賢更對她說自己就是不放心剩下她一個人,就堅持生存下來。珠熙將道賢回來了,而秀仁也會做回道賢法律上的妻子的事告訴佑錫,要佑錫也應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佑錫很難受。道鎮質問夢蘭為何要把仍活著的道賢說成死亡了,夢蘭無奈講出苦衷,並告訴道鎮他的生父並不是泰山,而是被泰山害死。知道道賢沒死,秀仁是很開心,可靜下來的時候,她又不知該怎麼處理自己與佑錫及道賢的問題,福女只有安慰她。

第45集 (播映日期:9月7日)

秀仁雖然在醫院照顧道賢,道賢卻覺得秀仁一直想著離開他的身邊。佑錫讓秀仁不要對自己感到抱歉,應該好好照顧道賢,使他盡快康復。珠蘭帶著丹心去探望道賢,經常神志不清的丹心卻能認出道賢。道賢翻看秀仁的手機,看到裡面的照片,發現秀仁和佑錫戴著一樣的戒指,還有佑錫發給秀仁的信息,於是打電話給佑錫,叫他來醫院。鳳琴跟月翰參加月翰妹妹的婚禮,才知道月翰因供養弟妹,使自己至今仍然未婚,亦沒有甚麼積蓄。

第46集 (播映日期:9月8日)

道鎮做代理司機時跟顧客發生爭執而鬧上警局,美吾去警局保釋時才知道道鎮做代理司機這事實,她見道鎮受苦而很自責。秀仁責怪夢蘭當年沒有把道賢交出,要不然她也不會和佑錫交往,而佑錫也不會因此而受傷,佑錫聽到後很失落,默默離開了。佑錫和負責三十年前那場火災的刑警見面,想要證明福女的清白,為福女洗清冤屈,只是事情已經過去三十年,刑警沒辦法幫忙。泰山請求佑錫原諒自己,並給了一筆錢,但佑錫不接受更爭吵起來,突然間佑錫恢復了記憶。

第47集 (播映日期:9月9日)

福女受刺激暈倒,夢蘭前去探望並透露當年是用相佑的賠償金救活了振宇(佑錫),福女感謝她的恩德,但佑錫則覺得夢蘭與泰山無異,都是為求達到目的而不擇手段。福女一大早跑去馬家,指出三十年前是泰山殺了自己的丈夫,只是泰山不承認,而瘋瘋癲癲的丹心則跪著請求福女原諒。秀仁本打算去探望道賢,卻突然接到臨時訂單,時間倉促無法去醫院,道賢很擔心。月翰決定向鳳琴求婚,並將戒指放在雞腿上,可鳳琴未看已取笑他若以此求婚則沒誠意。

第48集 (播映日期:9月10日)

道賢拜託秀仁回到自己身邊,但秀仁不想,表示這兩年自己經歷了很多事,她不想跟道賢一起生活了,此時佑錫來到,想把秀仁帶走。道賢埋怨夢蘭,讓他失去了最珍貴的秀仁,早知如此,當初就該把真相告訴夢蘭。原來兩年前,泰山就已經知道了道鎮不是他的親生兒子,只是泰山要道賢保密。電視新聞報道,神話集團的珠蘭通過別的集團捐贈了四十億,作為建設有前科人員的休息室,珠蘭看見後都要瘋了。

第49集 (播映日期:9月11日)

道賢決定出院,把秀仁找來帶到當日求婚的地點,道賢又給秀仁買了戒指,但秀仁拒絕,表示在愛上佑錫時,已把自己和道賢的緣分結束了,道賢聽後很激動更要尋死,秀仁為了安撫道賢只好答應再要時間考慮。夢蘭想起泰山已經知道道鎮不是他的親生兒子仍接受他們,原來自己竟欠了泰山那麼多。臨時股東大會上,投票結果是泰山仍被選為會長,泰山還宣佈在道賢身體恢復後,推薦他為社長的候選人,而夢蘭則推薦佑錫為副社長。

第50集 (播映日期:9月14日)

道賢的戶籍證明已整理好,因此秀仁在法律上已做回道賢妻子的身份,秀仁感到很無奈,亦覺得對不起佑錫。鳳琴懷孕了,月翰非常高興又讓著要辦婚禮,但鳳琴卻擔心他們根本沒有錢去處理這些問題。道賢迫使秀仁跟他一起參加慶祝會,還故意在佑錫面前跟秀仁表現得很親密,佑錫見了很心痛並離去,傷心的秀仁不停的喝酒至醉倒。佑錫發現自己的辦公桌被人動過,裡面還有些自己沒見過的文件,突有調查人員走進,說佑錫持有非法資金和涉嫌貪污等問題把他帶走。

第51集 (播映日期:9月15日)

道賢對佑錫被調查的原因有懷疑,追查下又得不到合理的答案,於是找夢蘭。夢蘭不值泰山所為,便將泰山陷害秀仁坐牢,與及三十年前發生的事一一說出。道賢聽後情緒很激動,差點暈倒。秀仁下跪請求道賢幫助佑錫脫罪,道賢答應但要秀仁做回自己的妻子,秀仁答應了。夢蘭開始慢慢的接受美吾和小光,還帶著他們去餐廳吃飯,碰巧餐廳的老闆娘認出美吾是廣告模特兒,還要求合照。鳳琴為了省錢,竟把月翰送贈的戒指賣給英玉,月翰知道後很不滿。

第52集 (播映日期:9月16日)

鳳琴和月翰兩人偷偷去拍婚紗照,英玉跟蹤發現後責怪他們,最後英玉不僅充當了證婚人,還送上戒指。道賢帶著非法資金的相關證據去檢察局自首,在接受調查時,突然暈倒送院。佑錫收到道賢寄來的非法資金資料和道賢代替泰山向自己道歉的信件,信中還拜託自己好好對待秀仁。秀仁送走道賢後,覺得自己很對不起道賢,於是她亦將戒指退還給佑錫,佑錫表示很明白秀仁的想法,但自己會一直等下去。鳳琴和月翰被趕出考生宿舍,只有帶著行李來到義文家,大家才知道兩人已結婚。

第53集 (播映日期:9月17日)

美吾偷偷煮了早餐給夢蘭吃,又用拍廣告的錢買了份禮物給夢蘭,夢蘭很感動,決定讓他們搬回來一起住。神話集團生產了一款跟魔法麵包店一樣的麵包,價錢賣得更便宜,秀仁等人走到神話理論,誓要討回公道。律師向佑錫表示,三十年前的案件可以重新申請調查了,而泰山亦因非法資金等問題被檢察局帶走調查。因仿製魔法店的麵包,顧客拒買神話集團製的糕點,珠熙只有以辭職來承擔責任。佑錫決定離開韓國,臨走前給秀仁發了視頻,表示若秀仁要他回來,他馬上會放下一切回來的。

第54集(大結局) (播映日期:9月18日)

珠蘭因為車輛盜竊罪被警察拘捕,但她一直否認,直至警方把當天的錄音播放出來,珠蘭才承認偷竊並向秀仁道歉。夢蘭帶著丹心去拘留所探望泰山,這次泰山終於承認了三十年前的那場大火是自己放的,和殺了佑錫的父親。鳳琴生了對雙胞胎,月翰的弟弟們得知他們仍沒有地方居住,於是湊了一筆錢讓他們買房子。秀仁等人偷偷為福女和義文籌備了婚禮,而在婚禮上,佑錫突然出現。三十年前的案件得到重審,福女被判無罪,喜極而泣。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