奪命任務:   節目簡介  |   人物介紹  |   每集劇情  |   節目重溫
 
<上一頁123下一頁 >
奪命任務 第1集

擁有夢想,有著最尖端實力的職業跑腿人Healer(徐貞厚),今日的任務是要找出一名叫高成哲,向他索取手上一樣重要的東西。明星記者金文浩在三韓重工業大裁員新聞直播途中,又私自離開現場,前去醫院採訪一位引火自焚的三韓員工,令文浩的上司非常不滿。原來那名員工以自焚法來抗議三韓重工業無理解僱。另外,Somday News 網絡報社記者蔡永信仍如往常一般的發掘大明星緋聞,希望可以報導大新聞。

奪命任務 第2集

蔡秀奇(永信爸爸)的正職是刑事訴訟辯護律師,而副業是一間coffee shop老闆!Healer(貞厚)受文浩所託去調查有關永信的一切。Healer在跟蹤及調查永信的時候,卻被她發現。原來文浩想確認永信跟他的嫂嫂是不是親生母女關係…

奪命任務 第3集

永信在一次採訪中,勸服一名企圖跳樓的女人,她跟那個女人訴說在七歲那年都想過結束自己的生命,因為遭受父母拋棄,輾轉在不同孤兒院居住過,更被其他院童欺凌,但最終永信都咬緊牙關度過。另外,Healer(貞厚)曾經在地鐵內跟蹤過的成哲,被發現從高處墜下身亡,警方懷疑是一宗謀殺案。Healer(貞厚)成為了殺人嫌疑犯,皆因從死者身上發現一張紙條寫上 ” Healer@moebius.com” 的聯絡方式。

奪命任務 第4集

警方從地鐵的閉路電視畫面,發現成哲死前, Healer(貞厚)曾經出現在他的身邊,所以警方便鎖定Healer是頭號嫌疑犯。可是,警方現時手上只有幾張看不清楚Healer容貌的照片。被永信勸服放棄輕生的女人,名叫朱妍熙,是一名演員,跳樓的原因是被人強迫進行性交易,永信決定幫助她搜查證據,起訴那些人。Healer(貞厚)為了查出是誰人誣陷他是嫌疑犯而密切監視著永信,卻發現背後有另一人也在監視著她。

奪命任務 第5集

金文植相約文浩在餐廳和一政府要員會面,他們希望文浩可以加入政壇,借助文浩在社會上的人氣,打造他由明星記者變成政界新星。他們提議文浩先在金義燦市長選舉中亮相,更會將文浩打造成金義燦議員選舉對策總部的代言人。另一方面,警方發現有一個叫 “Double S” 的信差集團,工作性質跟Healer差不多,警方懷疑“Double S”跟Healer曾因成哲而雙方大打出手。

奪命任務 第6集

永信為了幫助妍熙而寫了一篇報導,希望令大眾注意,引起社會輿論。雖然當中涉案人士已用了化名K議員,但市民迴避極大,在網絡平台上,很多網民都對K議員進行了搜尋。可是,永信卻不知道她這次報導,已把自己陷入了危險境地之中。

奪命任務 第7集

文浩不斷追查黃帝國社長所擁有的帝國建設,在數年間所參與過的投票項目,而且他還經營一間娛樂公司,令文浩有所懷疑,因為一向只投入建築事業的黃帝國,竟然插手娛樂業務,同時這間娛樂公司內的女藝人,大部份都是不知明的小明星,表面上以培養成為明日而四處召募女孩子,實則是要她們進行不道得交易。另一方面,Healer(貞厚)傳送了一張舊照片給拍檔趙敏澈,希望她查出照片中除了他的父親及師傅,其餘三個人的身份。永信為了繼續報導妍熙被迫賣淫事件,她竟帶著朴鳳秀(貞厚在Someday News用的假名) 前去與黃帝國社長會面。

奪命任務 第8集

本來是受害人的妍熙,竟然被警方通緝,控以涉嫌恐嚇、捏造事件及勒索金錢來進行調查。得知這情況的永信,便去找文浩,告之他手上擁有妍熙與黃帝國及金義燦互傳的信息;以及妍熙遭人毆打後的驗傷報告,希望文浩如實報導,為妍熙討回公道。

奪命任務 第9集

文植認為文浩向電視台遞上辭職信,而改投永信那間網絡報社Someday News工作,文植覺得永信是一個有野心的女人,他便命人找私家偵探,詳細調查永信的背景。金義燦不久會發表競選首爾市長宣言記者招待會,文浩想永信當日混入記者會現場,質問金義燦有關黃帝國社長及妍熙的事情,令他在無數攝影機面前,如何向公眾交待女明星被迫賣淫事件,永信願意接受這項挑戰。

奪命任務 第10集

Healer (貞厚)深夜潛入文植的書房,在暗角處跟文植對話,質問他就是殺死高成哲的幕後策劃人,然後將罪名嫁禍給Healer。貞厚要文植在三日內把殺死高成哲的真兇交給警方處理,否則他就會以駭客手法,把政客尋歡的情慾片段隨時加入任何一間電視台的新聞報告中,屆時全韓國人都會看到。當Healer (貞厚)想離開文植的書房時,卻碰上文植的妻子-崔明熙,看見Healer (貞厚)的身型:卻看不見面孔的崔明熙,衝口對著貞厚說出他父親的名字:「俊鍚」。

奪命任務 第11集

永信得知文浩委託Healer去調查她,所以Healer才會接近她,這個消息令永信大受打擊。當貞厚知道後,卻不懂跟她解釋。文植看過有關永信的資料,直覺告訴他,永信就是崔明熙(金文植的現任妻子)以為死去的女兒-吳智安,不禁亂了分寸。有人哄騙永信前去跟文浩會面,借勢殺掉她。得知她陷入危機的貞厚(Healer),暗中救出永信,並把她帶往頂樓的安全地方。當Healer正想離開的時候,被毛織帽蓋過頭的永信希望Healer多留一會兒。突然,Healer熱吻永信。

奪命任務 第12集

文浩本來要文植不要再傷害永信,卻對他說出不要再騷擾吳智安(崔明熙與吳吉漢所生的女兒)。只要有人再對吳智安不利,文浩便會將吳智安未死的事實告之崔明熙。文浩想將一些有關女演員接待不同男人的片段傳送給尹東元 (犯罪搜查科科班),但尹東元卻說他只會負責網絡上的事件,有關性犯罪的案件需由其他部門處理。永信告之朴鳳秀(徐貞厚在Someday News用的假名),她一直都等著一個人,可惜他沒有出現。貞厚知道永信等著的人就是他,令他感到無比痛苦。

奪命任務 第13集

其實指示殺害永信的是另有其人,就是人稱「老爺子」的人,因為「老爺子」覺得文浩在過去十年間都一直調查他,甚至他有份參與的三韓重工業及壽星企業,文浩都不會放棄追查機會,所以他對付永信就是給文浩一個警告。金義燦今日會在酒店發表競選首爾市長宣言的記者招待會,Someday News做一個on-line的現場報導,永信和鳳秀(貞厚在Someday News用的假名)僑裝進入了記者會現場,看準機會,在鏡頭前公開金義燦的罪行。

奪命任務 第14集

貞厚返回住所,終於看見奇英才(徐貞厚的師傅)。貞厚從師傅口中得知他父親有關自殺的事實。另一方面,文浩在深夜下班的時候,無意間碰跌了鳳秀的外衣,一個舊手機從大衣外袋溜了出來,而文浩知道這舊手機是屬於永信,令他懷疑鳳秀就是Healer。

奪命任務 第15集

貞厚以Healer身份與文浩會面,並拿著一張舊照片,想獲知相中的身份。文浩告訴貞厚,在貞厚還是幼童的時候,每當徐俊鍚(徐貞厚父親)在文浩家中跟文植及其他朋友聚會時,都是由文浩照顧貞厚及吳智安。同時,文浩認為徐俊鍚在法律上不是殺人犯,因為他只是嫌疑犯,仍在調查他有沒有殺死他的朋友,可是他在未洗脫嫌疑前便死了。永信相約Healer在戲院會面,她明白Healer是不會坐在她旁邊,但她感覺到Healer已經出現在戲院,在不遠處的座位上陪伴她看電影。

奪命任務 第16集

崔明熙(金文植的現任妻子)跟徐貞厚媽媽會面,崔明熙在談話間知道徐貞厚媽媽要離開貞厚是為了他,因為她不想貞厚整天給人唾罵是殺人犯的兒子。她亦曾經努力地為貞厚爸爸洗脫罪名,卻不得要領。同時,徐貞厚媽媽對崔明熙說出當時有人規勸她放棄四處奔走,而此人竟然是文植。

奪命任務 第17集

貞厚質問文浩為何隱瞞永信的真正身份,不將她的親生父母是何許人告之他,反而只說出永信的父母已經去世,令他十分憤怒。雖然,文浩已解釋這樣做是為了保障永信安危,貞厚卻認為永信的母親仍然健在,不說出來是為了保護她,貞厚仍為這個解釋是十分荒謬。另一方面,文植必須確定Healer手上是不是擁有一條有關「老爺子」的短片,而且假如貞厚就是Healer,背後又得到文浩的幫助,到時想對付他們二人便會難上加難。

奪命任務 第18集

貞厚得知有人會對他媽媽不利,便趕去營救她。怎料在拯救過程中,反遭對方打傷,更逃往大夏天台躲避,幸得趙敏澈及時通知永信,找到昏倒的貞厚,並把他送進醫院救治。甦醒後的貞厚,便想去殺死文植,幸好趙敏澈阻止了他,並規勸他就算殺掉文植,也不會解決到任何事情。

奪命任務 第19集

文植決定參選首爾市長,填補金義燦因醜聞而放棄的空缺,當永信得知此事,便考量跟文植進行採訪,暗中調查,把文植做過的非法之事,一一揭露於公眾人前。因此,她便找文浩商量,希望借助他跟文植是兄弟關係,幫助她邀請文植。可是,文浩卻說他幫不上這個忙,因為他已把文植視作外人,再不是他的兄長。

奪命任務 第20集

文植將於周未接受電視台的直播專訪,文浩決定利用這次機會進行時間差對來進行攻擊報導。即是當文植在現場所答的問題,文浩的Someday News會在10分鐘內作出相關報導,證明他在電視機會面所說的話是真還是假。另一方面,永信打電話給崔明熙(金文植的現任妻子),希望跟她做訪問,因為永信相信最了解文植,莫過於他的枕邊人,所以永信想知道崔明熙是怎樣看待文植。

奪命任務 第21集

貞厚決定用真實身份,以臨事工作人員去協助永信,幫助她潛入警署去辦事。另一方面,文浩將如何對付文植之事,告訴給貞厚知道,獲得貞厚的認同。他們決定連成一線,聯手作出反擊。永信跟崔明熙約好再次見面的時間,當她準備離家前去時,文植的車子突然在她眼前出現。

奪命任務 第22集

文浩向永信說出崔明熙就是她的親生媽媽,而且永信本來的名字是吳智安。聽罷後的永信頓時感到晴天霹靂,大受打擊,不知如何是好。同時,文植受到老爺子的命令,是時候作出反擊行動,開始對付貞厚等人。

奪命任務 第23集

貞厚找到朴東哲,追問他爸爸當日在警署所留下的一份口供紙,因為他用盡了方法都找不到。可是,朴東哲卻說出就算他找到也無補於事,原來當日的口供紙是捏造,貞厚爸爸的手指模也是被迫印上去的。其實,朴東哲手上還擁有一盒更重要的錄音帶,內容對「老爺子」及文植相當不利,所以文植誓要搶奪這盒錄音帶,絕對不能落入貞厚手中,讓當中的內容曝光。

奪命任務 第24集

貞厚變成了殺人嫌疑犯,他被鎖定是殺死朴東哲的兇手,雖然永信非常擔心他現時處境,但他是不會躲藏起來,反而他會繼續追尋那盒錄音帶的下落,以及是誰人嫁禍他殺死了朴東哲。貞厚終於跟「老爺子」會面,但當他進入了「老爺子」的屋子後,文浩便跟他失去了聯絡,令他非常擔心貞厚在屋內的處境。

奪命任務 第25集

文浩本從其他途徑,得到文植在電視台受訪時的全部問題,準備當日文植在回應時,Someday News會十分鐘內作出相關報導,來證明文植的答案是否屬實。怎知到了訪問當日,文植放棄所有擬定好的問題,反而讓主持人隨便發問。文植在受訪中透露自己是二十多年前海盜電台的成員之一,更在鏡頭前公開了一本印有「Healer」字樣的雜誌,令文浩吃驚。

奪命任務 第26集

永信被人禁錮在酒店房間用來威脅貞厚,迫令他拍下一段短片,在鏡頭前承認他就是殺死朴東哲的兇手,因為欠債問題,他跟朴東哲發生爭執,在糾纏間隨手拿起一枝鐵桶,打在朴東哲的頭上,令朴東哲身亡。永信整理好二十多年前有關紅丹漆事件的採訪資料,準備在Someday News內播出,永信相信到時「老爺子」會感到驚恐。

奪命任務 第27集

崔明熙知道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智安仍尚在人間,令她十分氣憤為何文植要一直瞞騙她,所以她決定離開這個家,離開文植。另外,趙敏澈將一組嫌疑犯指紋清單發送予尹東元,著他用來核對鐵桶上的指紋,便會找出殺死朴東哲的真兇。

奪命任務 第28集(大結局)

尹東元告訴趙敏澈在鐵桶上沒有任何指紋,原來已被人抹掉得乾乾淨淨,而且貞厚承認是殺死朴東哲的那條短片,也被人以文件形式送往警署。另一方面,貞厚想通過吳秘書去見「老爺子」,因為他手上有一個由俄羅斯寄來的包裹,他相信「老爺子」對這個包裹必定深感興趣。最終,貞厚能否洗脫嫌疑?跟永信又可以走在一起?

<上一頁123下一頁 >